华印丝网:深耕“偏门”行业 塑造民族品牌

发布时间:2015-10-9 21:00:00    信息来源:上海商报

  作者:商报案例研究员 陈千里丝

    网印刷起源于二千多年前的中国汉代,据史书记载,唐朝宫廷精美服饰就采用此法织造,国内现代丝网印刷工业与丝网国产化加速发展始于上世纪80年代,华印搭上了这趟“列车”,在丝网制造细分市场破旧出新,敢与国际品牌竞争,延续并发扬了中国古老的丝网印刷术。

  从农村到城市,从边缘到中心,华印深耕“偏门”行业,历经20多年,步步为营,公司在技术创新路径、制度架构建设、市场渠道布局、人才管理与品牌运营等多方面创新发展,逐渐摸索出了一套适合华印特色的发展模式,戚荣强作为公司创始人之一,见证了华印这一步步“破茧成蝶”的完美蜕变。

  行业地位:十大民族品牌

  走进偌大的现代化厂房,300多台片梭织机集体轰鸣,一眼望不到尽头,像待检阅的“军队”一样排列整齐,这令人震撼的一幕,正是全国规模最大、技术水平最高的丝网制造基地——上海华印丝筛网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印”,注:丝网是筛网中的一种,又叫筛绢)。

  “对于非专业人士而言,丝网制造是一个‘偏门’行业,其实这种技术是泛行业的“幕后英雄”,其用途基本覆盖人类生活、生产方方面面。”华印创始人之一、总经理戚荣强说。丝网印刷起源于二千多年前的中国,主要应用在纺织行业,史料记载,唐朝宫廷精美的服饰就采用了丝网印刷术。

  随着技术变革与个性需求的双轮驱动,现代丝网印刷工业应用领域逐渐横向扩展,从传统纺织行业到航空、航天、印刷、电子等高端制造领域,具体而言,可应用在服装、玻璃、包装,以及新兴的触摸屏、光伏、线路板等领域。“丝网印刷已经成为衡量制造业水准的关键技术之一。”戚荣强说。

  在丝网制造行业创新积淀23年,华印硕果累累。2011年被上海市政府立为“专精特新”企业,同年荣获了中国网印及制像协会颁发的中国网印30年最具发展潜力奖,2011年、2013年“华印”品牌被上海市名牌推荐委员会评选为上海市名牌。2013年,工业门户网站聪慧网举办了“丝印特印”行业评选,华印被评选为2012年度“十大丝印材料民族品牌”,又三年持续创新发展,华印更上一层楼。

  据戚荣强介绍,目前,华印拥有360台瑞士苏尔寿片梭织机,这个规模是国内同行第二名的两倍,此外华印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聚芳酯丝网制造技术,代表行业最高水准,且即将实现商用,综合技术与规模指标,华印在国内细分行业已经“独占鳌头”。

  对标国际竞争对手,戚荣强也承认,华印与拥有百年历史的瑞士与日本两家同行还有一定差距,不过随着关键技术的突破,差距逐渐在缩小。在工业制造领域,要想在任何一个细分市场掌握话语权,考验的是企业家忍受挫折的耐力与精准的行业洞察力,华印不能例外,技术与工艺难题甚至一度让公司濒临破产。

  艰苦创业:闯关技术瓶颈

  早在1989年,戚荣强和他的合伙人承包了浙江萧山一个乡镇企业,一个偶然机会,他接触到上海筛网厂(中国丝网制造的“摇篮”)的技术人员,并逐渐了解到丝网制造技术特点与巨大的潜在市场,1992年,戚荣强与他的合伙人创立了萧山衙前筛网厂,“一切从零开始”的戚荣强正式切入丝网制造行业。

  依托刚需市场,公司在发展初期获得了大量订单,并掘到“第一桶金”,不过好景不长,随着丝网印刷技术往纵深发展,倒逼丝网制造技术变革,华印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其中至关重要的是丝网材料的变化,“从传统的锦纶到涤纶,不同的材料,代表着两代不同产品,其生产工艺与流程也完全不一样。”戚荣强说。

  没有现成经验可循,戚荣强和他的团队只好从实践中“摸着石头过河”,直到1996年,团队才捅破了这层“窗户纸”。技术在变革,丝网制造精度要求在提高,戚荣强认识到传统的手工和半自动设备与工艺已经不合时宜,“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戚荣强狠狠地下了一笔赌注。

  他动员股东拿出公司所有积蓄,投入400万元,赴辽宁丹东购买了一家国有企业闲置的10台二手片梭织机,“如果这笔买卖成功,以片梭织机取代有梭织机,整合精益生产与自动化,华印丝网品质和产量将实现跨越式提升。”不过现实很残酷,这笔买卖让戚荣强和他的团队“吃尽了苦头”。

  原来这十台片梭织机是棉织机,并不适合丝网织造,如果要有效使用,就得进行技术改造,资金与技术的双重压力一下子就把戚荣强逼到了墙角。

  比资金更为棘手的是技术难题,行业里没有尝试过这种设备改造,戚荣强搬来了“援兵”,他聘请上海筛网厂的老技术专家们现场“问诊”,可是这批老旧、技术结构迥然不同的设备让专家们也束手无策,“我们股东全部身家都砸进去了,如果技术改造失败,公司就会倒闭,我们只能背水一战。”戚荣强说。

  引援失败之后,戚荣强只能把希望寄托于自己的技术团队,他亲自带队深入到技改一线,“没日没夜,能改的改,能换的换。”经过一年多的艰苦奋战,技术难关终于被突破。

  新起点:“农村包围城市”

  这次改造对公司而言是生死存亡的转折点,“它意味着公司正式从有梭织机生产升级到片梭织机生产,大幅度提高了自动化水平与丝网品质。同时,公司还积累了一套独特的技改方法,对公司未来工艺创新以及大规模引进自动化设备积累了宝贵经验。”

  为了捕捉更大市场,充分利用大都市产业辐射联动效应,2000年,华印调整战略布局,毅然“从农村来到城市”,开始有步骤地向上海大转移,2002年,上海印友筛网有限公司成立,公司耗资2000多万元,引入了88台片梭织机,生产重心从萧山来到上海,“农村包围城市”,对于上海人戚荣强而言,是打回了“老家”。

  对于丝网印刷业,戚荣强很清楚,重资产运作更具规模与成本优势,2006年底,公司在松江泗泾拿到了60亩工业用地,开始规划筹建现代化的丝网制造基地。

  经过近2年的厂房建设,2008年9月,公司整体搬迁入泗泾基地,华印集团正式成立,下辖萧山龙翔、杭州万盛、上海印友等多家实体、贸易子公司,“专注行业20多年,这是公司里程碑事件。”如今集团拥有360台片梭织机,2014年总产值近2亿元,站在新的制高点,戚荣强对华印有新的战略总结与思考。

  [ 相关链接 ]

  筛网制造业是一个朝阳行业

  由于用途广泛,筛网制造业是一个朝阳行业,丝网则是筛网的一个主流细分产品,以华印为代表的筛网制造商以改革开放为时代背景,以技术+服务,抓住了产业发展机遇,并见证了本土筛网产业发展史。

  上世纪四十年代末,上海筛网厂的老工程师们,在传统的国产丝织设备上,土法上马,经过反复研制,成功地研制出新中国的第一代蚕丝筛网,填补了国内空白,取代进13筛网,称之为“争气网”,开创了中国民族筛网工业之先河,至今60多年发展,我国筛网行业经历了萌芽、发展、快速上升三个阶段。

  萌芽期(建国初期至上世纪70年代末),计划经济时代,全国筛网只有上海和无锡两家企业,设备陈旧,产品单一,经营模式是统购统销,产品供应紧张。

  发展期(上世纪80年代初期至90年代中期),当时正值改革开放初期,乡镇企业崛起,在城市国有企业和乡镇企业联营以及“星期六工程师”的大背景下,主要是长三角地区,陆续开办了一些筛网制造企业,企业数量增加了,供需关系紧张局面有一定缓解,但是技术水平没有本质变化。

  快速上升期(上世纪90年代中期至今),随着改革开放深入发展,本土筛网制造业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和发展。尤其是类似华印这样的筛网制造商,引进瑞士片梭织机,这是筛网制造业从有梭织机时代走向无梭织机的时代的里程碑式事件。

  对话

  华印筛网总经理 戚荣强

  商报案例研究员 陈千里

  规模化、国际化,是华印当下战略,如何拓展其广度与深度?华印机遇与挑战共存,自主研发+产学研+行业合作,华印将技术创新视为根本;与经销商达成策略联盟+海内外市场并举+打造自主品牌,华印推行多元化市场手段。不过,华印也面临着一个棘手问题,在这样一个“偏门”领域,如何拓展人才渠道。

  掌握了第三代丝网制造技术

  陈千里:制造业“万变不离其宗”,最终拼的是产品与技术创新,公司技术创新的路径是什么?

  戚荣强:丝网的制造技术比较复杂,难度也比较高,丝网印刷的用途也十分广泛,近年还不断拓展应用于一些新兴产业,其加大了丝网制造的难度与技术复杂性,这就要求企业不断创新突破。技术创新无止境,华印与大多数制造企业一样,技术创新主要有三条路径:自主研发、产学研与行业合作。

  首先在科研投入上,华印每年占到公司总收入的5%以上,由于行业的“偏门”属性,很多创新没有范例可循,只有靠自己开辟新路,因此自主研发是根本。

  目前,公司有20多个研发人员,这些技术员没有显赫的学术背景,但是大多有十多年甚至是二十多年的行业经验沉淀,不摆“花架子”,能够下到一线解决具体问题,公司新技术来源主要靠他们。当然,在技术创新的路途中,华印不是封闭的,持开放态度,取长补短,广泛整合外部科研资源,愿意分享技术创新红利,比如尝试产学研模式,与东华大学和上海工程技术大学谈合作,开发新产品。

  目前公司利用外部资源,技术创新成效最大的还是行业合作,一方面积极与国内同行合作,比如公司与国内某知名企业合力研发第三代产品——聚芳酯丝网,这种丝网的性能兼具钢网的强度与涤纶网的韧性,制造技术难度非常高,日本已经有产品面世。

  聚芳酯丝网专注于高端市场,代表着丝网印刷行业最尖端的技术,目前公司已经掌握了这种技术,预计年底可以出产品,这将是公司未来新的利润增长点。

  国际技术合作是公司技术创新的又一大特色。丝网制造分为前道与后处理两大技术,前道技术是公司强项,后处理技术偏弱,这是国内丝网品质无法与国际产品竞争的关键原因,为了补充技术短板,公司寻找国际机会。

  2014年,公司选择与加拿大CMC丝网公司合作,充分利用对方国际一流的后处理技术,丝网品质得到了质的提升,并成功推向国际市场,目前,公司有望购买其专利使用权,将后处理环节转移到国内,这样公司产品竞争力将大幅度提升,未来公司与加拿大合作部分每年产值有望达到2个亿。

  市场手段多元化

  陈千里:技术不一定等于市场,这是“互联网+”时代的商业常识,华印以什么样的商业模式,拓展市场广度与深度?

  戚荣强:华印开拓市场的手段是多样化的,既在传统领域深耕细作,也有新的营销尝试。立足于渠道建设,考虑到交易成本,华印坚持不走终端,而是选择与经销商达成策略联盟开拓市场。

  华印与经销商合作默契,分工明确,华印负责提供优质产品,经销商负责服务终端客户,公司对经销商充分让利,华印认为只有让经销商盈利,才能扩大华印市场,提升品牌影响力,同时华印会以经销商与终端对产品的新需求与反馈为导向,持续改进产品,满足客户需求。

  在市场区域分布上,国内外市场并举,比例为7∶3。在国内市场,华印产品主要集中在珠三角,以东莞、深圳为重点市场。近几年,随着关键技术突破,公司产品开始输出,进入国际市场,主要集中在德国、南非、东南亚、北美、南美等国家和地区,在未来,公司高端产品系列形成,国际市场比例会进一步提高。

  立足于技术创新,打造自主品牌是华印不懈追求,目前,公司在市场上主打华印、TMT、印友三大系列品牌。如何做到品牌民族化,唯一的途径是制造物美价廉的产品。

  聚焦行业23年,持续创新,华印有了打造自主品牌的资本,在科技上,华印有了代表行业顶尖水平的第三代技术;在价格上,华印产品只有国际同行的五分之二。此外,华印贴近本土市场,了解国情。综合竞争优势,为华印自主品牌背书。

  “互联网+”为时代趋势,华印也在思考如何嫁接“互联网+”,并分享“互联网+”的红利,在营销端,互联网或许是重要手段,但是从市场现状而言,市场容量有限,客户结构单一,产品物流复杂,现阶段行业未必适应网络营销。比较切实可行的是,在制造端,探索融合互联网思维+工业精神,以提高丝网制造智能化能力,并向工业4.0迈出实质性步伐。

  人才梯队建设成关键

  陈千里:丝网制造是特殊行业,技术与工艺壁垒高,大学没有现成专业,广大的年轻人不愿意介入,人才成为丝网制造行业瓶颈,华印如何打造人才储备库?

  戚荣强:人才的确是华印以及丝网制造行业切实困境,随着企业规模化、资本化与国际化,如何吸引并留住人才,打造可持续发展的团队,是华印的战略思考。

  华印不得不正视核心团队老龄化的问题,从副总、采购部经理、到财务部经理等,华印高管普遍都是60后,普通员工年龄普遍分布在40岁左右,很多员工在华印从青年到中年,伴随着公司成长,员工流失率很低,但同时反映了华印需要新鲜血液的注入。由于行业特殊性,要打造人才梯队,靠外部引进不是长远之计,关键还是要靠自主培养,在丝网制造行业,只有长期的经验积累才能成为合格人才,外部引进不具备这样的条件。如何才能吸引并留住人才投身于丝网制造行业,华印借鉴行业以及国际公司优秀管理经验,形成了自己的管理体系。

  扁平化管理,公司破除传统金字塔管理方法,压缩中间环节,使得顶层决策可以以最短时间贯彻到生产第一线,公司基本三级管理架构,比如生产部经理往上直接对副总负责,往下直接面对一线工人,扁平化的管理,公司效率大大提高,让员工有了更广阔的用武之地。

  正向激励体系,稳定团队,吸引新鲜血液。为了保障员工的工作积极性与创新动力,公司注重对员工潜能的激励。职能分配量力而行,对每一个新雇工,公司数名高管会对其综合考察,发现其长处,并定向分配工作;论功行赏,施行公平、差异化的薪酬制度;层次化的培训计划,提高员工技能,主张从内部提拔管理人员;不断改善工作环境与安全环境;倡导团队合作。

  



专家点评

  

重构“美”的内涵,提升品牌价值

  

金福安 博士 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党委书记


  三十多年来,随着中国制造的逐渐走强和一些国有品牌在国际市场上站稳脚跟、赢得声誉,今天人们开始把眼光投射到中国品牌的问题。

  确实,与中国制造大国地位不想匹配的,是在国际上源自中国的知名品牌屈指可数。中国制造在抛却了劣质商品的形象后,进一步成了“物美价廉”的代名词。从劣质商品到物美价廉,说明中国制造的品质已经没有大的问题,而且一些企业在技术品质上不断自我超越,站到行业前沿,引起国际同行大佬们的重视,也赢得他们的尊重。

  但引起我们思考的是,像华印丝网这样深耕行业二十三年,坐拥行业顶尖技术的企业,已经具有一定品牌知名度的企业,为什么它的产品价格只有国际同行的五分之二?低廉的价格势必压缩企业的利润空间,在相对窄的利润空间中,企业如何才能保证与国际竞争对手同步或更快的技术进步所需的研发投入,企业如何才能保证深化渠道建设和优化客户服务从而维护和提升企业品牌所需的资金投入?在中国制造走向中国创造之时,国际知名品牌的缺乏将成为制约中国制(创)造持续发展的瓶颈。因此,津津乐道于物美价廉,会阻碍国产品牌向更高的层次迈进。

  打破物美价廉魔咒,首先需要从破除心魔入手——建立品牌自信。品牌自信就是在面向客户或消费者时能够毫不犹疑地亮出自己的品牌,争取与品牌价值相称的经济回报。其实,无论从改革开放以来国内企业的实践也好,还是从中国的传统文化也好,国内企业在从技术到管理全面向外资企业学习中,部分企业已“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因此,国内的企业要从技术自信逐步走向品牌自信。

  要把企业逐步积累起来的技术优势及时转化成产品品质。产品品质是品牌自信的基础所在。因此,既然讲到“美”,就要外在美和内在美相统一。这样表里如一的品质才能提升产品整体价值。

  要围绕品牌建立一套中国特色、国际接轨的文化体系。品牌最终是向消费者传导理念的,并可能带来消费者生活方式的改变。如果说技术是骨骼,那么文化就是肌肉,外型设计就是皮发。文化给了品牌以弹性和张力,让产品和品牌具有饱满的、迷人的气质美。

  要逐步建立与品质提升相一致的价格体系。产品品质的提升要有利于建立或累积价格优势。特别要通过研发、设计努力构建差异化的产品体系,强调为顾客带来与众不同的价值感和体验感,让消费者乐于为此买单。企业要抛弃传统的成本加利润的定价方式,更多地根据市场竞争或者消费者需求确定价格。真“美”才能换得消费者的真金白银。


来源网址:http://www.shbiz.com.cn/Item/256862.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