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时代“初级阶段”:一场投入产出比的风险博弈

发布时间:2014-1-5 13:15:00    信息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大数据论坛

  对话主持:

  朱俊生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对话嘉宾:

  王慧轩 中国人民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

  廖迎辉 华泰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王邦宜 中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组合与市场风险管理部总经理

  鲁维丽 美国加州州立大学富乐顿分校保险研究中心主任

  胡乐天 小微金融服务集团(筹)保险事业部总监

  本报记者 刘艾琳 整理报道

  大数据在保险业中已得到哪些应用?具体而言,针对客户细分而设定前端营销策略、实现中端风险控制、加强后端个性产品设计,通过搭建电子化信息系统精简人力、降低内部管理成本,这些保险机构都已有不同程度地涉猎。

  但一切都做得小心翼翼。公司决策层们在考虑同一个问题,开发巨量沉睡数据需要的巨额投入,如何量化到业绩上、体现在收益报表中。也就是说,如何评估大数据的投入产出比?

  在这个问题没有找到答案之前,公司更倾向于和对数据处理能力更强的互联网企业合作。期望利用成熟的电商平台,快速实现保费规模增长。实践中,第一批吃螃蟹的公司做到了这一点。但后来者很快被淹没在同质化浪潮里。

  事实上,以阿里为首的电商平台想要更多。渠道供应商只是初级角色,阿里最终打造的生态系统,将产生大量新兴矛盾和风险需要依靠市场化手段,也就是保险产品来解决。退货运费险的诞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电子商务是一个烧钱的行业,想要获得爆棚式增量,看来保险机构还需要多一点耐心和决心。当保险与电子商务真正融合的时候,一定会产生惊喜的火花。

  而博弈的过程,也是我们这场圆桌对话飨以读者的本质。

  主持人:保险跟大数据具有天然联系,保险公司不断进行创新,利用大数据进行商业模式的变革做了很多的探索,接下来请各位分别作为寿险、财险、资金运用、电商领域的代表,谈一谈自身的实践成果和经验。

  王慧轩:我来分享一下人保寿险在大数据应用上的一些体验。在产品设计上,2011年我们通过数据分析发现,重大疾病发生的概率和是否吸烟有很大关系,在此基础上,我们推出了一款根据是否吸烟进行差别化费率的产品,让不吸烟的客户能够以相对较低的价格获得同等保障,取得了很好的市场反馈。

  在风险管理方面,我们管理的一个难点是处于末梢的县域机构。今年我们上线了县域综合管理平台,县公司所有的业务数据以及理赔、退保、财务的收支状况等都能够在这个平台里体现,省公司和总公司也能够随时监控和调度。

  廖迎辉:我分管的是运营和IT,举一个数据分析在车险反欺诈上应用的例子。我们大约用了两年多时间,建立了一套车险反欺诈的分析模型。最早是通过对经历的欺诈拒赔案例做总结,在系统中打上一些标签,建立一个规则引擎,再通过这个引擎来判别疑似欺诈的案件。这是一个神经元网络的模型,数据累积到一定程度后就能自适应地打一些标签,原理来自于统计学上的聚类分析。反欺诈系统通过两年多不断修正,目前效果不错。

  在大数据上,我认为可能分几类:一类是传统的结构化数据。第二类是一种半结构,如微博等。还有一类是完全非结构性的,如影像等。我们目前在数据分析上用的更多的是结构化的数据。这些半结构化和非结构化数据对我们现在技术应用上挑战都不小,我们陆续在尝试。有一个困难是,由于数据量很大且技术复杂,这么大的IT投入后,在商业价值上到底能带来多少,比如说究竟能带来多少的销售额提升,抑或是成本的降低,暂时还没有答案。

  王邦宜:整体来看,大数据的应用包含四个层面,数据的收集、整合、挖掘和应用。目前大部分还停留在第一层面。

  下一个阶段是实现数据更大程度的整合。中再资产今年最新投资管理软件系统Sophis正式上线,但我们认为还只是对内部数据做了一定的整合,走出了一小步,下一步对外部的数据还要做一个整合。

  资产负债管理最大的困扰是做投资的不懂负债,做负债的不懂投资。我们经常问负债特性,但只能得到粗浅的数据,对配置优化没有太大意义。因此需要实现资产管理相关数据与负债数据的全面整合,才能更好地采用大数据分析和模型化的方法进行优化配置。保险的投资多偏被动,但通过投资的风格化和技术化,可以大幅提升收益。

  胡乐天:淘宝做保险开始于2009年,现在业务有两大模式。一个是平台模式,就是我们的支付体系、账户体系帮助保险公司和中介机构做金融产品销售。另一种模式是基于阿里生态主体的需求而产生的保障险业务。

  保障险业务又分两块,一块是消费者保障险,包括与华泰合作的产品。还有一块是寿险方面的尝试,和泰康做了集中在健康险和部分意外险的小平台,主要针对的是淘宝生态里近千万卖家,以及相关2000多万就业人群。从这个角度看,其实我们是很大的需求方,而非仅仅是渠道。

  鲁维丽:我想给大家分享一个日本的先进例子。日本的一家保险公司和一家手机公司联合,利用手机公司提供的客户信息,创造了一系列和旅游、运动等生活方式有关的一次性产品。比如喜爱打高尔夫的朋友知道一杆进洞是件大好事,在日本每次有人一杆进洞都要请客,平均要花费4000美金。这家保险公司就推出了新产品,就叫“一杆进洞”,保费只是3美金,理赔可收到4000块。

  主持人:各位嘉宾分享了代表机构的实践经验,能否再分享一下阻碍发展的现实问题,或者机构合作之间的磨合理念差异?

  胡乐天:我们希望保险行业的同仁能够最终明白淘宝平台数据的有效价值,最后真正运用这些数据来研发产品,而不仅仅只是定位精准营销。我们更希望大家能用数据进入风险定价、前端的核保和后端的理赔当中去。

  还有一个重要问题是,保险公司跟我们合作,愿不愿意将来做前期大量投入。我们有很多数据,但是没有拿过来给保险公司用之前,我们也不知道这些数据能做什么,这一定是需要一段时间的尝试和磨合。

  王慧轩:目前保险公司在淘宝上做的大多是期限较短的理财产品,如何把真正的保障需求嵌入到淘宝客户的需求当中去是很大的课题。这需要我们建立一种商业规则,科学、有效、有序的运用数据,特别是要道德的运用数据,以客户的真实需求为切入点进行数据的挖掘和共享。

  王邦宜:关注怎么样拓展客户是公司的本性,所以才有胡总说到的需求不对称问题。这恰恰是最困难的,在资管领域也有这样的问题。面对一个海量数据库,但不能够很好的应用。这其中不仅要有灵感,也要有方法和技术手段,去挖掘这些数据的价值。

  主持人:谈到与淘宝合作的理念差异,华泰是最早同淘宝合作的保险公司之一,廖总能否分享一些合作的经验?

  廖迎辉:华泰能做的是把内部资源整合好。我们跟淘宝合作,初期也是按照传统的产品线去做的。后来对接时发现,原来的产品线功能切割得太散,很难去满足整体需求。所以从内部我们就把一些组织架构做整合。因为原来产品线有自己刚性的预算和需求,比如今年给多少费用,要做多少利润。如果合起来再去看,也许就会有新的想法。

  从组织架构来看,我们目前都还处于一个传统组织,我认为这种组织架构一定会改变。因为大数据时代意味着要跟电子商务或者跟移动互联的销售模式相匹配,所以可能真正到了我们内部的组织架构和运作模式变革的时候了。

  主持人:大数据开启了一个很重大的转型时代。大数据能催生出很多新的服务、新的产品、新的管理方式的变革,而且这些改变其实刚刚开始,更多的可能还在蓄势待发。

  我们中间还是有一些障碍的,特别谈到数据的开放性、流动性、可获取性与数据的公开,中间还有风险问题。机遇与挑战并存,从这样一个角度,我们需要有开放的心态、创新的勇气去拥抱这个大数据时代,一定会抓住中国保险市场发展的创新机会。(编辑 马春园 赵萍)

来源网址:http://finance.ifeng.com/a/20131212/11260626_0.shtml